桂林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专用汽车

中国数字出版走向深水区一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8日    点击:[0]人次

中国数字出版走向深水区(一)

如果说2007年以前,“数字出版”只是传统出版业面临网络冲击的一个模糊的目标或似是而非的概念,那么,2007年就是真正的“数字出版年”。这一年,数字出版可谓风生水起,出版行业推..

如果说2007年以前,“数字出版”只是传统出版业面临网络冲击的一个模糊的目标或似是而非的概念,那么,2007年就是真正的“数字出版年”。这一年,数字出版可谓风生水起,出版行业推进数字出版的积极性高涨。

2007年,在政府部门的引导和推动下,中国数字出版行业处于结构性调整期,数字期刊和电子图书处于稳定发展期,新兴的手机数字出版由于移动运营商和SP的大力推广而处于井喷发展前期。

此外,2007年图书搜索的出现,给传统图书营销行业带来了新的思路。展望2008年中国数字出版行业的发展,业内普遍认为随着手机普及率的继续提高,手机数字出版市场将保持蓬勃发展态势。而互联网互动杂志则因为盈利模式尚不明确而遭遇了寒冬,将不可避免地进入行业调整期,探索与传统出版社甚至是传统企业相结合的方式。

政府篇

“数字出版”从概念的提出到实践的推动,主角都是技术提供商。国内比较著名的有方正阿帕比、万方数据、超星、书生等。这些公司也是我国早期数字出版市场的培育者。在全球网络化形势早期,政府部门还没有成为数字出版产业的孕育者和引导者。2005年以来,政府部门加大了对数字出版产业的重视和扶持力度,标志性的事件是新闻出版总署举办第一届数字出版博览会。数字出版产业快速的发展让政府主管部门的高层认识到,传统出版业面临这着数字化的巨大机遇和挑战,甚至影响到行业的生死存亡。也因此数字出版在2006年被国家列为“十一五”发展规划的重点之一。

2006年11月,新闻出版署举办的数字出版年会在香山召开,此次年会全面讨论了与数字出版相关的问题。新闻出版署主办的数字出版博览会、数字出版年会反映了政府部门对待数字出版产业的重视并予以政策上的推动。和2006年相比,2007年最显著的变化是政府部门更加积极,针对数字出版的导向力更加强烈,除数字出版博览会、数字出版年会外,在与数字期刊、数字报、手机书、web2.0、版权等议题相关的场合,都能见到政府官员的身影。

厂商篇

1、上游内容提供商涉水深入

2007年,随着数字出版技术和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出版内容越来越重要,而如何获得优质的内容成为出版机构竞争的重点。几乎所有的内容提供商都认识到,谁的内容资源更丰富,整合能力更强大,谁就能控制市场。由此,出版机构也加快了产品和资源库建设的数字化步伐。

例如,长江出版传媒集团专门成立了数字出版部;山西出版集团专门成立电子书出版中心,9月1日,该集团与方正阿帕比公司在北京就数字出版签约合作;四川出版集团在2006年成立的数字出版部门基础上,集中对成员单位的电子文档、数字版权、销售渠道、法律事务等各种相关资源予以统一管理和调配,探索出一条适合大型出版集团推进数字化出版工作的思路。同时,集团报刊的数字化工作也已提上议事日程;山东出版集团启动信息化建设,第二批出版管理系统开始运转。

据统计,截止到2007年底,全国已有500多家出版社出版电子书,既有名牌大社,也有一批中小规模的出版社。这无疑是内容出版商崛起、全面开展内容资源数字化的有力信号。在身体力行的同时,传统出版机构对于数字出版的新思维、新视野表现出浓厚的兴趣。2007年5月30日,“方正数字出版产业峰会”在北大百年讲堂召开。此次产业峰会是方正集团连续主办的第五届年会。和以往不同的是,这届峰会出版机构参与单位数量和质量都创下了历史记录。此间媒体评论,各家出版机构参与峰会的踊跃程度超出了以往任何时候——“方正数字出版峰会”是目前数字领域最有影响力的会议之一,被认为是数字出版市场的风向标。此外,很多有实力的出版社还纷纷邀请数字出版领域的专家来社演讲、报告,给干部、职工洗脑。

2、中游技术提供商深耕数字出版

2007年,技术提供商逐渐认识到,单纯地将纸质图书数字化形成的电子书远不能满足读者多样化的阅读需求。“经过多年的探索,我们渐渐发现,传统纸书的读者群体与网络阅读的受众群体其实并无太多交集”,方正阿帕比在线事业部总经理周登平的这一观点得到了很多业者的认可。这也让技术提供商加大了向新的路径探索的步伐。长期以来,在数字出版领域,以方正为代表的技术提供商将定位牢牢地确立为“技术提供商”,以期自身在产业链中获得良好的发展环境。但由于上游内容商数字化意识和思路有待于梳理,以及下游数字图书馆市场的旺盛需求,部分技术提供商开始有限探索内容创新模式。

从2006年开始,以Web2.0模式为标志的互动图书原创平台(UGC)开始崛起。中文在线收购了17k原创文学网,书生推出2.0版,并以社区的形式力推原创作品。加上已有的起点中文、幻剑书盟、红袖添香及几大门户的读书频道,可谓竞争激烈。有些互联网文学阅读门户收入原创作品甚至达2万部以上。尽管产量丰富,但“草根”与传统出版之间仍存在着一道鸿沟,而技术提供商深度参与内容资源建设很容易导致其与出版机构的对立。这方面,方正一直低调地奉行了技术提供商的定位,深耕数字出版技术,坚持走营销联盟路线。2007年底,方正发布出版社数字出版系统,显示了其利用最新数字出版技术与出版社深入合作的决心。

3、下游网络书店红红火火

网络书店模式近年来一直发展稳定,较大的网络书店如当当、卓越、淘宝等,早已国内闻名,在读者中很有声誉。专业型的网络书店也不断涌现,上海发行集团、浙江新华发行集团等大型发行极端纷纷建立销售网站。伴随着网络书店的发展,网络书店的销售码洋也日益高涨。目前,绝大多数出版社的网络销售都已经超过销售总码洋的6%。据说,北京科技出版社约有5%的销售码洋都是通过网站、BBS、博客等网络平台销售出去的。2007年网络书店的销售码洋快速增长,民间渠道的统计高达30%以上的增长。

产品篇

1、数字图书馆:市场进入细分

截止到2007年,我国数字图书馆用户超过3000家,主要集中于高校和公共图书馆市场。据统计,全国数字图书馆市场,80%以上被方正、书生、超星所占有,主流数字图书馆市场区域饱和。目前,中小学以及机构数字图书馆市场成为各家厂商的角逐的重点,已经有400多所中小学使用方正Apabi数字图书馆;此外,清华同方在2002年建立的CMDL,也在该市场拥有一定的市场份额。

目前,数字图书馆市场呈现市场细分的趋势,除教育领域外,各类政府、行业、企业、社团组织等市场成为新的增长点。

2、电子书:全球第一大单语种数据库

“2007方正数字出版产业峰会”上,方正宣布第30万种电子书诞生,中国已经拥有了全球最大的单语种电子书数据库。此后,2007年电子书的增长更为迅猛,仅07年上半年发行的电子书数量就已经超过了06年全年的总和。据业内人士预测,07年的全国的电子书总量将突破40万种。

随着方正阿帕比针对出版社自主出版的出版社数字出版系统在出版社的进一步推广,预计将会有有越来越多的出版社加快数字出版转型的进程,真正成为数字出版的主体,这势必会让电子书产业形成更加良性的产业链条,从而获得更加健康和快速的发展。

3、电子杂志:冰火两界,期待无限

从2005年到2007年,电子杂志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成为风险投资商的宠儿。曾有数据显示,2007年电子杂志用户将达6000万,到2010年有望突破1亿。但这一年电子杂志业领头羊Xplus传出二次裁员,Zcom、Digibook也景气不佳,赢利无期,让人不禁怀疑电子杂志是否真的风光无限。而网络巨头新浪推出电子杂志频道,又让人琢磨,电子杂志的真金白银是否藏在一个未知的角落。与大众类电子杂志不同,专业电子杂志却一直稳定发展。万方数据、清华同方知网、维普资讯三家专业数字期刊的销售数额早已过千万,有的已经上亿元。但普遍的观点依然是:新兴的电子杂志在多媒体表现形式上,在音乐集成、flash动态显示和图形化界面、高清晰度等技术方面对专业期刊是一个超越,将有可能引领未来数字杂志的技术潮流。

4、数字报纸:发展迅猛

早在2005年8月,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司在第二届中国报业竞争力年会上首次提出“数字报业”概念,并在2006年8月召开的第三届中国报业竞争力年会上成立了“数字报业实验室”。进入2006年,随着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迅猛发展,使得传统报业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出现急剧滑坡的趋势。如何应对数字时代的新媒体变局,成为传统报业头号难题,数字报纸业务应运而生。

相比电子书,数字报纸的出现虽然晚了四、五年,但其发展速度却十分快速和迅猛。由于其媒体的特性,以及较出版社更加良好的信息化基础,使得全国大部分主流报社在数字报纸出现的一年多时间内加入了数字报纸出版行列。